• <button id="mac4s"><optgroup id="mac4s"></optgroup></button>
  • <sup id="mac4s"><dd id="mac4s"></dd></sup>
  • 中國江西網萍鄉頻道
    集團報刊江西日報 信息日報 江南都市報 新法制報 大江網 新參考文摘 贛商雜志 都市家教 報刊精萃 地市頻道南昌 九江 景德鎮 贛州 新余 上饒 吉安 撫州 宜春 萍鄉 鷹潭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江西網首頁  >  萍鄉頻道  >  文化萍鄉  >  文化要聞
    劉洪辟與《昭萍志略》
    2019-10-23 16:09:17    來源:萍鄉日報
    編輯:肖文忠    作者:吳文偉、凌 焰
    字體:   | 萍鄉論壇 | 評論(
    新聞熱線:0799-6321110
    新聞熱線:0799-6321110  QQ爆料:164230815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萍鄉市圖書館所藏《昭萍志略》

      吳文偉、凌 焰

      專欄主講人:

      主講人簡介:凌焰,男,湘東區麻山鎮人,上海師范大學歷史地理學博士,現任萍鄉學院人文與傳媒學院副院長、安源紅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副主任。長期從事萍鄉歷史文化研究,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項目1項、省社科項目2項,多次在市委黨校、萍鄉博物館、安源路礦工人運動紀念館、市圖書館等機構舉辦萍鄉歷史文化方面的講座。

      劉洪辟,原名詠霓,字舜門,號筱和,晚年號廉園老人,萍北彭高鄉泉溪村人。劉洪辟生于清咸豐十年(1860年),于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舉。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他赴京應吏部揀選考試合格,授知縣,簽分山西地方任用。辛亥革命后返萍任教席,后相繼任彭澤知縣以及萍鄉縣教育局局長。1942年卒于高壽,生前著有《學余軒詩稿》等多部文集行于世,其在世時積極推動劉氏宗族和萍鄉地方事業的發展,可以說是劉氏族內以至近代萍鄉地方上的一位重要人物。

      “渡水收萍實,占龜兆大橫”,萍鄉作為中國近代工業和工人運動發源地之一,其近代的歷史自然也是人才輩出,俊采星馳,修纂了《昭萍志略》的劉洪辟便是萍鄉最著名的鄉賢之一。劉洪辟是樓溪劉氏劉俊仕公的六世孫,他于光緒六年(1880年)考入縣學,于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舉。樓溪劉氏屬于清代前期進入萍鄉的外來移民,在當時的土著限制下尋求穩定和發展,劉洪辟考得舉人,是樓溪劉氏自清初以來獲得的最高功名。然而在中舉之后,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國家和民族陷入了空前的危機之中,在這段時間里,劉洪辟先后出任了萬載東洲書院、龍岡書院、正誼書院以及萍鄉縣書院山長,一直致力于袁州地區地方教育事業的發展。

      1906年,清廷下詔所有鄉會試一律停止,各省歲科考試亦即停止,在中國延續了1300多年的科舉制度被廢除,但對于劉洪辟這樣一直接受舊式教育的舉人來講,“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理想破滅,中進士、點翰林、登龍門、取功名的入仕之徑也被斷送了。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無法再走科舉之路的劉洪辟赴京應吏部揀選考試合格,被授予知縣,分發山西地方任用,于宣統元年(1909年)正式任和順縣知縣。在揀選入仕后,劉洪辟很想有一番作為,在山西任上曾致力于禁煙、開礦等實質性工作,然而抱負未展,國體遭變,辛亥革命之后,封建帝制被推翻,全國體制為之一變,劉洪辟作為清朝“遺老”自然無法繼續留任山西,只有重返故里,回萍后先充任凌云小學校長,一年后任職于江西吏治研究所,并被派往江西多地勘災。

      1914年,民國建立的第三年,劉洪辟因特慕陶淵明的高風亮節,曾明確表示非彭澤縣令不任,民國政府遂了其愿。到任彭澤之后,劉洪辟修筑了“近思堂”以表達自身對陶淵明“忘懷得失,以此自終”的向往與欽佩之情。但因當時北洋軍閥當政,政治的黑暗腐敗程度或更甚于陶淵明任彭澤縣令之時,劉洪辟在彭澤任上各種賦稅雜捐接踵而來,政策的反復變化以及北洋政府貪婪的搜刮手段使得已經55歲的劉洪辟感到自身理想無法施展,在“政策無常,朝更夕變,莫測端倪。而斂財之法,層出不窮,尤令人艱于籌畫”的情況下,更受五柳先生“不為五斗米折腰”精神的影響,終于選擇“歸去來兮”,于同年9月辭職返鄉。

      劉洪辟的一生十分注重家族的建設與萍鄉地方事業的治理。早在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劉洪辟獲取舉人不久,就主持續修了樓溪劉氏的《劉氏家譜》,這次家譜的修編是繼咸豐十一年(1861年)來的首次續修,這次二修族譜得到了時任萍鄉知縣顧家相作序,同時在1902年至1906年期間興建了祭祀支祖瑞亭公的專祠。而自彭澤歸故里之后,劉洪辟更加積極投身于地方事務的處理以及宗族內部事業的建設。

      1916年,劉洪辟出任萍鄉中學校長。在任校長期間,他為了避免學生閉門造車、疲于應試,鼓勵學生走出書齋,規定每年3月3日全校師生走出校門,或探查煤礦寶藏、鐵路交通;或分析工商農業發展實況;或探訪名勝古跡,領略自然風物,他在詩歌《送游學日本生》中寫道:“車書一統大瀛寰,莫再迂譚守閉關。天意要開新世界,男兒休戀舊家山。”劉洪辟開放的教育理念十分符合時代的發展變革。同年,他又在家鄉興建了其曾祖紱堂公的祠堂和供奉其祖父增美及本生祖增疇的均中二公祠堂。

      1918年,劉洪辟“屬意淳化一村,倡導修身齊家”,率領眾人在泉溪祖居離村約2里的地方,興建了兩座“里門”,寓意為“里仁為美,門以德高”,門內并連風雨亭,便利過往行人,讓游人歇息,還可張貼公示鄉約以告村民。另有節孝碑以揚泉溪歷來貞節烈女,還有守望臺“詰奸御虣,講武以振精神”。泉溪群山環繞,“里門”臨曠野之區,當溪流之沖,守扼村口,是為泉溪屏障,因此稱之為“泉溪鎖鑰”。

      1919年,劉洪辟聯合萍鄉劉氏諸人發起聯宗行動,為維持萍鄉縣內其他劉氏族人的聯系,建議不分省縣界限,不論支派親疏,皆合一宗一體,名為同源堂。1920年,同源堂籌款建成劉氏家廟。1922年至1923年,劉洪辟將大約600戶捐資建廟的捐戶資料進行整合,為合譜各支的總祠修編了《劉同源堂圖冊》,并同時修編《萍鄉泉溪劉瑞亭公支譜》,以便對瑞亭公一房的世系、人物、事跡做出更詳細的記述,同時更好地根據實際情況制定針對該支系的規范條例。1931年,又合本族始遷祖以下各宗支續修了家譜,是為三修《劉氏家譜》。

      1933年,已經74歲高齡的劉洪辟有感于萍鄉近代史事失載,近代萍鄉人才輩出,“士奮風云,鸞翔鳳翥,突過于前”,舊志對于萍鄉近代人物傳記又太過簡陋,實在無法滿足社會的需要,于是在家私設縣志館,并感召同志李有鋆、吳定邦、劉存一、段鑫等數人共事,開始了《昭萍志略》的修撰工作。其實在纂修《昭萍志略》之前,劉洪辟就一直留心史志,據說他在山西和順任上時,就擬著手《和順縣志》的修撰工作但后因事未果。民國建立后,他又于1925年參加了《江西通志》的分纂,但修編工作因北伐戰爭而被迫中斷,在陳志喆所作的《昭萍志略·序》中就提到了他和劉洪辟纂修《江西通志》之事:“猶憶乙丑、丙寅間,余領江西志局,商聘筱和分纂。屬稿未半,戎馬生郊,此事遂廢。”《昭萍志略》的編修可以看作是劉洪辟繼往開來之事業。

      《昭萍志略》修編始于1933年,成書于1935年,全書共十二卷,劉洪辟認為“蓋自清帝遜位,改政共和,五千年之帝制,遽爾告終,一切典章制度,不相沿襲,自難合并為一”,故此志記事于舊志所起,迄于清末。由于其仍為“私家著述”,純屬私人修撰,為避免將來編成付梓之后與官志混淆,故將其命名為《昭萍志略》,以區別于官修縣志。劉洪辟當時以74歲高齡議修縣志,十分不被人理解,“邀集同人,匯編邑志,事體重大,聞者駭然,繞屋徬徨”,因為私人力量有限,修志時財力人力困難,“此中甘苦殆只可為知者道,難為外人言也”,然劉洪辟與其同志諸君以移山填海之誠,忍常人所不能忍,堅持初心,同心協力,貫徹始終,嘔心瀝血,令人景仰。

      劉洪辟生于清末,目睹國殤,經國家動亂,逢社會巨變,其雖慕淵明遺風,但能積極入世,為國為民;縱是前朝遺老,不忘故國,卻能與時俱進,適應變革。劉洪辟的身上既有古之儒者風范,又具備改革創新之眼光,他一生為官清廉,憂國憂民,其心志性情皆寄于《昭萍志略》與《學余軒詩稿》等詩集文集之中,供后人追憶緬懷。

    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中國江西網萍鄉頻道(djwpxpd)"和"江西新聞(jxrb_jxnews)。
    相關新聞
    網友留言
    江西網警在線
    互聯網經營備案登記-紅盾標志
    可以看黄片的app